很累不想说话

一把钝刀插进了杨修贤的心脏。

他面前有一幅画,是大片的红。

底下写着

我来这人间走了一遭

当我死时

在我的葬礼上

我希望有人能告诉我

他爱我